韦德国际1946-疫情之下白领薪资百态:员工待岗月薪1680元 企业鼓励工资换股份

韦德国际1946-疫情之下白领薪资百态:员工待岗月薪1680元 企业鼓励工资换股份

受疫情的波及,小微企业遭受重创,旅游、餐饮、酒店等线下生活消费行业影响严重,降薪、裁员、遣散成了今年求职季的关键词。

据2月24日智联招聘发布的《春季求职竞争周报(2.17-2.21)》显示,受访者回答“工资无法发放”、“工资缩水”的比率环比增加10%和5%。另据智联一周前发布的报告,38.67%的受访者表示身边有企业降薪,无法为员工按时发放薪资”的情况也占到35.26%。

惶惶不安中,职场人需要面对的是生存的重压,而企业则面临着事关生死的考验。

旅游:员工待岗 月薪不到两千

春节黄金周对于旅游行业来说原本是个旺季,但随着疫情席卷全国,旅游行业集体停工,王冉所在的广州某旅行社也不例外。

据了解,该旅行社主要负责境外旅游项目。1月24日,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“机票+酒店”旅游产品;三天后,国家文旅部宣布暂停全国旅游团的出境旅游项目;随后,部分航司暂停了往来中国的航班。

受此影响,王冉所在的旅行社接受了所有项目的退单,随即宣布停业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从春节至今,王冉已经待岗了近一个月。依据相关规定,若员工未复工时间较长的,企业经与职工协商一致,可以安排职工待岗。待岗期间,用人单位按照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 80%支付基本生活费。因此,王冉目前的月薪为1680元。更糟糕的是,这样的情况还将持续数月。

“目前公司给出的复工时间是4月7日,也就是清明节以后”,王冉颇为无奈地说道。而对于未来的打算,她表示很为难,“公司起码半年没有营业额,不知道会不会倒闭,换工作也不现实,中小企业倒闭一大批,没倒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
不过,即便当前旅游业损失惨重,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被取消的订单并不是消失而是延后,熬过这段低谷期,疫情过后旅游行业将迎来“报复性”反弹。

建筑:有工作室降薪40%

高岚在北京的一家设计工作室就职,该工作室共有6名员工,属于建筑行业。受春节、冬季施工条件受限等因素影响,一季度是建筑施工的传统淡季,再加上疫情的因素,建筑业新签合同额将受到较大影响。

“大约一周前,公司发放通知称,为了维持公司生存运行,2月份起,现全体职工降低薪资40%,原则上保证基本生活费用,同时公司近期会出台新的承包机制,确保员工收入最大化。”高岚表示,降薪通知一出就遭到了员工的驳斥,之后就没了下文。按照公司的方案,高岚每个月的工资只够还房贷,根本无法维持在北京的开销。

由于从事的是设计画图工作,2月1日起,高岚就远程在家办公,“每天都有事做,连续20天工作没有一天休息,有时候加班到晚10点左右,几乎是24小时待命,活儿差不多快做完了却发了这个通知。”

对于之后的打算,高岚表示尽管现在不是求职的好时机,但离职计划已经提上日程了。事实上,相对于成规模的大企业,小微公司的岗位稳定程度较差。智联招聘调查显示,规模在20人以下的微型企业失业率达到30%,还有32.8%表示可能失业。

图片来源:网络企业服务:工资变股份

在各地中小企业遭遇销路难、复工难的同时,作为其下游企业的代账公司也遭遇收入来源断档的危机。据了解,所谓代账公司主要为中小企业提供做账报税、代理记账服务,原本收账周期就比较长,再加上没有营收,现金流也不可避免的出现问题。

浙江某代账公司的小郭对时代财经表示:“疫情发生后就有些担心,领导在朋友圈也提到公司正遭遇困难。大约半个月前,一些表现不算突出的试用期员工被裁,同时公司给出了一个新的薪酬方案。”

方案称,员工的月薪每月发一部分,另一部分换成股份,年底根据公司经营情况,盈利则给员工分红,否则继续累积等盈利。若员工不签署该方案,每月发放基本工资,待6月危机解除后在全额返还。“方案提出后员工的反馈不是很积极,随后就调整为签署方案的员工免费得到股份享受分红,算是一种股权激励,另外全部员工都可在危机解除后获得全额返还。”

面对这样的应对措施,小郭表示理解和认同,代理记账行业作为疫情情响最直接的第三产业一员,又非常依赖中小微企业,危机发生也无可避免。为了保住现金流,公司用裁员减薪的方法也许可以活下去。

教育:业务职能部门影响较大

作为当前逆势发展的风口,疫情期间,在线教育企业获得了百万、千万量级流量,迎来发展机遇。尽管如此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机构,仍然面临租金、运营成本、营收方面的难题。

赵老师就职于北京的某大型K12培训机构,他表示,该机构原本就是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模式,因此在线下转线上方面没有太大压力。1月29日,机构就全面暂停寒假班线下课程,并宣布于2月4日开始线上授课。“公司年前开始做准备,我们老师就准备课件,熟悉线上系统操作,在手写板练板书,集体磨课之类。技术团队在北京加班,教师团队线上协作。”

图片来源:网络

因此赵老师疫情期间的工资并未受到影响,但公司其他岗位影响较大。“销售岗和职能类的每个部门有五分之一的指标,领导挨个谈,似乎平时绩效低的都待岗了,发北京最低工资标准的70%,每个月1600元左右。”

对于K12、语言培训等教育机构来说,大多都在线下有租赁场地,特别是在北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,场租压力、企业运营成本的压力依然存在,部分机构由于没有线上业务,或者发展不完善,还面临线下教学转线上教学压力。

针对职场人遭遇的降薪情况,北京大成(青岛)律师事务所曹越律师表示:“通常情况下的降薪用人单位需要与员工协商一致。即便员工因疫情在家办公,用人单位也需要正常支付劳动报酬。但有些员工的工资构成是基本工资+绩效工资这种形式,因为疫情期间工作量或工作成果减少等原因,经过考核后可能会导致员工的绩效工资减少,进而出现工资总额降低的情形,这原则上不属于用人单位需要与员工协商一致降薪的范畴。”

当前周期内,中小企业运行困难,降薪也属于常规操作。荣枯有数,得失难量。对于大多受影响的职场人来说,此时跳槽也很难获得高薪,而对于企业来说,无论是正陷入低谷还是正处风口,这场席卷全国的行业洗牌,考验的是企业及时做出战略调整和应对风险的能力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amenarena.com